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世间美味数饺子(多味斋)

2018-11-07 06:29:40
世间美味数饺子(多味斋) 凌晨吃饺子的人大概不多,一早上能吃两顿饺子的人更不多,不久前我就吃过,是母亲和岳母亲手包的。

那是今年“五一”假期回山东老家的时候。

临走头天晚上,在岳母家陪她聊天、打扑克到深夜,回到父母那儿已快凌晨了,没想到两位老人一直在等我和妻子,老人心疼儿子媳妇连续熬夜,就催我们睡下了。

凌晨四点半我起来如厕,发现厨房的灯竟是亮的,只见七十七岁的老母亲正在包饺子。

我嗔怪道,不是说好太早太麻烦,就不包饺子了吗?母亲笑了笑说,出门饺子回家面,哪有临走不吃饺子的啊?你们快睡吧,我一会儿就包好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在父母慈祥的眼光下,我和妻子各自吃了一大盘。

刚吃完,妻弟打来电话,说岳母包好了饺子在等着,我们赶去又一人吃了一盘。

说实在的,当时肚子真没有多少空间了,但老人起这么早包的饺子一定要多吃点。

我和妻子的老家都在烟台栖霞,那里是烟台唯一不靠海的内陆县市区,属于丘陵地带。

之前农村的日子过得很紧巴,小时候,家里的主食是地瓜和玉米饼子,大人常说的一句话是,地瓜饼子不吃就饿着。

那时要想吃顿饺子可真难,印象中只有过生日和过年才能解解馋,还是地瓜面、萝卜馅的,根本吃不上现在最常见的猪肉白菜馅。

在胶东农村,改革开放最大的成果是,让父老乡亲告别了终年与地瓜玉米为伴的漫长岁月,走进了以小麦面粉为主食的新时代,从此吃上白面馒头,饺子也成为家常便饭。

饺子是胶东人过年最主要的食品。

年三十晚上辞旧岁吃饺子,初一早晨迎新年吃饺子,初三早晨送别神灵还要吃饺子。

三十晚上吃完饺子后,边看春晚边包初一的饺子。

母亲把面揉好,等调好馅后,一家人擀皮的擀皮、包的包,其乐融融。

初一早晨煮饺子一般用芝麻秆作柴火,预示新年的日子像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。

开始不要盖锅盖,敞着锅先煮一会,这样皮容易熟。

开一次锅用铲子搅动1遍饺子,等到锅开三四次后,饺子肚就鼓得圆圆的,说明饺子可以出锅了。

这时饺子的香味直往你鼻子里钻。

但过年的饺子不是出锅就可以吃的,要祭祀完先人和灶王爷才能端到桌上。

蒜泥和醋是基本的调料,再倒上酒,就饺子喝酒,越喝越有。

吃完饺子后喝一碗稠稠的饺子汤就更美了,那叫原汤化原食,据说对肠胃很有好处。

孩提时家里穷吃不上饺子,长大参军后却没少吃。

新兵连各项工作都是比赛,包饺子更是。

从炊事班领到面、肉、菜等原料后,大家既分工作业又密切配合,哪个班先包完就到伙房抢煮头锅饺子,老班长们经常为此争得脸红脖子粗。

在老山前线蹲猫耳洞时,子弹箱当面板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