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最缺的宝

2018-09-15 21:39:26

省社院一位女博士来我们县给我们讲文化发展的课,她一人在上面,下面上千人。说实在的,我听了十分难受,她讲得非常不好。可以说,她没准备好,基本上照读报纸。

她肯定很藐视这个县。对于一个博士来讲,县上的人,有什么知识含量?那是当然,她有理由这样。但她忘记了,下面这些人,有些听了几十年的各种教授讲课,他们的需求已经很高了,特别是辨别力。而且,也有像我这样的“饱学”之士。

女博士讲到了我们县的党史。因为我们县出了一位革命作家沙汀,他的小说《在其香居茶馆》现在还在大学课本里呢。她下面问,今天县委书记来了没有?

我一听,觉得她的问话有些嚣张。

接着她说,你作为县委书记,也许不知道,沙汀是你们县第一位县委书记。

其他的人没什么反应,我却十分震惊。

我的工作就是研究与编写本县历史的,所以对这些十分熟悉。我本不想作任何反应,但心里感觉很难受。我觉得她太不低调了,即使你是博士,也未必对全省每一个县的地方历史与党史熟悉呵!

所以,我编了一条短信,发给我熟悉的几位县上领导。

短信是这样编的:

“这位博士不懂装懂。沙汀的确是安县最早的党员,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安县建立了安县特支。但他不是安县第一位县委书记,而是1949年解放后的赵鸿图。”

一位领导马上来了短信,说,你说得对,她应该受到批评。

我给他回短信,说,她讲得太差了,好想“岁叫”。

他回了短信,说,就是。可惜了国务院的特殊津贴。

原来县上的领导比我还尖锐。我心里想,这位得意洋洋的女博士根本不知道,她今天在这里栽了多大的跟斗。

胶囊填充机
磁性门封条图片
尚城国际三居室户型图-渭南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