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“此生注定与中国有缘”

2018-11-11 07:18:28
“此生注定与中国有缘” 邓肯·坎贝尔是新西兰汉学家和翻译家,由于其在介绍中国、翻译和出版中国文学作品、增进中外文化交流方面的突出贡献, 2016年8月荣获第十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。

不久前,在新西兰首都惠灵顿,笔者与他相约,听他侃侃而谈。

1976年,坎贝尔初次来到中国,分别在北京和南京生活了一年。

“当年我是从香港坐火车辗转去往中国内地的,入关时经过了一个名叫深圳的小村。

身处中国,我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好像之前曾经到过那里。

我意识到,此生注定与中国有缘”。

那时的中国风云激荡,正处于历史巨变的前夜。

坎贝尔在中国不仅亲历了“四人帮”的倒台,还参加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庆祝活动。

“任何经历了那个特殊时期的外国人此生都不可能割断与中国的联系,在中国的所见所闻深深震动了我的灵魂,从此以后我的精神世界再也没有离开过中国。

” 在南京大学历史系的学习经历令坎贝尔难以忘怀,至今他依然记得老师和校长的名字。

“南京大学有非常优秀的教授,在那里我不仅学到了中国历史知识,更重要的是,老师们教会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。

”正是在中国老师们的启发与引导下,坎贝尔开始研究中国历史,学习中国文化,并立志让更多人了解中华文明之美。

此后,他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大学里教授中国语言和文化,并翻译中国古代文学作品。

在坎贝尔看来,翻译是促进文化共鸣、弥合文明分歧最重要的方式之一。

多年来,他翻译了袁宏道、袁中道、王思任、张岱、郑元勋、祁彪佳等人的诸多作品,让更多西方人有机会接触和了解中国文化。

坎贝尔说,文学翻译是一种悖论:即完善的翻译是实现不了的理想,但翻译又是任何文化必须要从事的任务。

“比如,任何对杜甫诗作的翻译与原诗相比都会失去味道。

但是翻译的工作又必须有人去做,否则中文之外的世界就会疏忽杜甫这位伟大的诗人”。

严复提倡的“信达雅”标准至今仍深入影响着中国的翻译界。

坎贝尔说,西方翻译界也有类似的标准。

在他看来,“信”和“达”固然重要,但是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,翻译的最高水准和境界都应该是“雅”。

坎贝尔对中国翻译家林纾和美国诗人兼翻译家庞德很是推重。

林纾翻译的西方小说对中国近代文学影响深远,庞德翻译的中国古诗对英语诗歌也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坎贝尔说:“他们两人都有共同的过人之处,那就是林纾不懂英文,庞德不懂中文,但他们翻译的作品都达到了‘雅’的境界。

” 坎贝尔认为,中国的古典文学在宋朝发展到了巅峰,他本人对明清文学则情有独钟,由于明清文学深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