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赛德克巴莱导演魏德圣电影里看历史别带成见

2018-12-07 15:18:58

"赛德克巴莱"导演魏德圣:电影里看历史别带成见

魏德圣   2008年上映的一部《海角七号》,让原本默默无闻的台湾年轻导演魏德圣声名鹊起;去年,他又凭借投资7亿元新台币(约合1.7亿元人民币)的史诗电影《赛德克·巴莱》,一举斩获6座金马奖杯,奠定了自己在华语影坛的地位。上周,魏德圣携讲述幕后拍摄经历的新书《跟自己的名字赛跑》来京,与大陆同行和观众交流,并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。谈起《赛德克·巴莱》,他说自己并没有野心去挑战宏大的历史题材,只是希望让历史回归其本身。   成名:感觉一切都是假的   凭借一部《海角七号》,魏德圣向世界证明,台湾也可以拍出兼顾艺术品质与娱乐性的好看电影。当年,这部电影以其惊人的票房成绩,一举促动了台湾电影的复兴。但回忆自己在成功之前的人生,魏德圣却把自己比喻为关在笼子里的“斗狗”。   问:在《海角七号》成功之前,可能是您创作思想上的潜伏期。能说一下您当时的心理状态吗?   答:那个时候真的很苦闷,心情就像一只斗狗被关在笼子里。我有能力拍一部自己的作品,就是没有机会。全身都是力量,却不知道往那里打,想找一个出口爆发。那个时候真的很窝囊,我待在家里,只有老婆出去工作。最让我不舒服的是,我还跟丈母娘住在一起,感觉我像吃她女儿的软饭。但那时我拍电影的能力已经准备好了。   问:《海角七号》的成功很意外,但现在回头看,它却成了台湾电影复兴的一个起点。   答:我没料到会那么轰动。那一年台湾经济泡沫,我们引以为傲的棒球队也输了,所有人都特别闷。刚好出了这部电影,让大家有一个短暂的放松,每个观众都能从电影里找到符合自己的角色,实现自己的梦想,得到心理上的安慰。电影票房破亿之后,我每天回到家里,坐在阳台上发呆,感觉一切都是假的。三个星期之前,完全没有人理我,讲什么都是屁;三个星期之后,我讲什么都有理,大家争相采访我,特别疯狂。当时我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话。   新作:看到故事就热血沸腾   如果说《海角七号》只是一部“小清新”之作,《赛德克·巴莱》则以厚重的历史感,真正让观众见识到了魏德圣的实力。这部电影改编自台湾有名的“雾社事件”,讲述了赛德克族人为反抗日本侵略者而全部战死的悲壮故事。有人甚至评价说,《赛德克·巴莱》就是台湾版的《阿凡达》。   问:“雾社事件”这段历史最打动您的是什么?是什么促使您坚持这么多年把它拍成电影?   答:最早看到这个故事就感到热血沸腾,觉得这么热血的故事为什么没有人写成剧本。这段历史很精彩,但再看下去会发现很多矛盾和人性的一面面,就想找到更多的答案。传统思维是好坏界定分明,但我想回到历史本身来看雾社事件。我希望帮历史人物找立场,即使一个人的历史定位是坏人,我也想让观众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。我希望观众拿掉既有的成见,不抱着现代文明价值观,只是设身处地看待赛德克人,他们遇到外力侵略时会怎么做决定。   问:有人说这部电影是台湾版的《阿凡达》,赛德克人的反抗,到底是为了生存还是为了信仰?   答:赛德克人如果只是选择生存,没有必要全部战死。他们有自己的传统信仰,一个男人没有为自己的土地征战过,死后就不能上彩虹桥,灵魂上不了天堂。雾社事件是一个求死的反抗,在他们的观念中,死亡是一种自由,灵魂可以上天堂。这种反抗跟历史上的其他反抗是不一样的,跟《阿凡达》也不一样。这部电影是从赛德克人的眼光来看雾社事件的,它要把观众带到原始价值观中去,但也让观众思考今天的现代文明。我希望观众不要带着批判的眼光看电影,不要只看到一棵树,而看不到整片森林。   计划:讲述四百年前的台湾   完成了《赛德克·巴莱》之后,魏德圣透露说自己眼下最想拍的是《台湾三部曲》。不过他强调说,选择这些宏大题材拍电影,并不是自己有野心,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而已。   问:拍摄《赛德克·巴莱》,您遇到的最大难题是资金吗?听说李安、吴宇森导演给了您很大支持。   答:最难的就是资金这一块,资金永远短缺,让我们拍摄很困难,必须用最少的资金干最多的事情。即使是李安导演和吴宇森导演,在投资上也没帮上大忙,因为投资者看到的只是这个题材怎么可能回收成本。这是我第一次拍战争片,吴宇森挂名监制,我从他那里学到很多东西。比方说战争戏不是刀子砍来砍去,而是要有细节,突出主角的心理状态。吴宇森有一个观念,让我很受用,就是说要想象自己是一个将军,布阵整场战斗,才能拍出有逻辑的电影。   问:台湾年轻导演很少拍宏大历史题材,您为什么对表现台湾本土历史情有独钟?   答: 我没有野心挑战宏大题材,不是刻意要拍大规模的东西,只是我喜欢的故事,凑巧都是这样的宏大题材。我最想拍的《台湾三部曲》,没有《赛德克·巴莱》的成本这么大,但讲的是台湾四百年前的历史,视野很开阔,故事也很精彩。台湾的历史有很多不为世人所了解,我们大多数人知道的只是郑成功之后的台湾历史,而不了解在此之前的台湾。其实,用不同的眼光看历史,会有新的发现,会很有趣。   问:很多人把您当作台湾电影的英雄,也有人觉得您被捧得太高。您自己怎么看?   答:管别人讲什么呢。我只是拍电影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我从来不想当英雄,不喜欢高高在上的状态。下次拍电影,我一样还是找不到资金,捧得再高都没有用。在工作事业上,现在是我发展最好的时期;但在生活上有时候挺累的。我怀念从前简单的生活,希望有做小坏事的空间,走在马路上不被人盯着,讲错一句话也不会被放大。   相关   《赛德克·巴莱》   有望月底上映   电影《赛德克·巴莱》继去年在台湾上映后,大陆观众有望于本月底一睹此片真容。据魏德圣导演透露,《赛德克·巴莱》已递交至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,进入送审阶段。   《赛德克·巴莱》以台湾历史上着名的“雾社事件”为背景。1930年日据台湾期间,台中一带原住民赛德克族的马赫坡等部落,因不满日本统治者压迫奋起反抗,在雾社运动会上一举杀死134名日本人。此后,多个部落遭日本军队血腥报复,牺牲近千人,几近灭族,头领莫纳鲁道自杀,余下的人被强行迁至川中岛,再也没回到故乡。   该片去年在台湾上映时,分为上下集,长达四个多小时。魏德圣透露说,目前正在送审的大陆版《赛德克·巴莱》,是159分钟的精简版本,其中会删剪掉一些比较暴力的镜头。但他强调,自己会亲自完成这一版本的剪辑工作,力争做到只减节奏不减场次,确保重要的戏份能够得到保留。   采访手记   和当年的   “小魏”聊天   2002年,魏德圣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《小导演失业日记》,当时用的名字是“小魏”,没人知道那是谁,连他的家人也被蒙在鼓里。那时的他岌岌无名,一个失意潦倒的大龄青年,没有人关注。今天,他出版第二本书《跟自己的名字赛跑》,已经名满华语电影界,被视为台湾电影新一代的旗手。   在采访中,魏德圣谈起今昔变化,流露出世事无常的感慨。随便坐在一个办公桌旁,他给人的印象,就像一个性情随和的哥们儿,没有任何隔阂。而一旦谈起电影,他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语,苦恼、误解、喜悦等等,不同情绪都表达出来。只有真正爱电影的人才会这样吧。   拍《赛德克·巴莱》是魏德圣多年的梦想,但也只有在《海角七号》成功之后,这个梦才有机会重拾起来。魏德圣说,《海角七号》是一股需要证明自己的冲动,那么《赛德克·巴莱》就是一股需要生存下去的冲动,克服《海角七号》所带来的成功虚幻感。   这部电影在台湾上映后,赞誉和批评者兼有。此次欲在大陆上映,不论是口碑还是票房,对魏德圣而言,不可能再像《海角七号》那样轻松。其实,作为导演第二部作品,就能拍出这样的史诗电影,他仍然被好运气眷顾。   周南焱

废水回用
电子UV胶
国际货代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